武汉头条

“锦瑟无端五十弦”,李商隐爱的到底是谁?

说到学生年代的“古诗词鉴赏”题,我们总是害怕遇到李商隐的诗。从“锦瑟无端五十弦”到“巴山夜雨涨秋池”,李商隐的诗读来总是那么美,却也具有一种神秘性,那是一种飘忽的、暧昧的、迷离的感情,让我们难以捉摸和把握。让我们在蒋勋的解读下,重新走进李商隐的世界……

李商隐爱的到底是谁?

以下内容选自《蒋勋说文学之美》

蒋勋 著

中信出版集团 2015.03

李商隐写过很多无题诗。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中国诗人写过这么多无题诗。为什么叫作"无题”?因为他根本不是在叙事。如果不是叙事,题目就不重要,而成为一种象征。李商隐似乎有意地要把自己与社会的世俗隔离开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内心情感经历了一个不可言喻的转变。

之所以说不可言喻,是因为可能世俗道德不能够了解,最后他决定用最孤独的方式实现自我完成,就像把心脏贴在玫瑰的刺上去唱歌的夜莺一样。这是他对自己生命的一个完成,所以他的孤独,苍凉与美丽都是他自己的,与他人无关。中国正统文学是以儒家为尊崇,李商隐这样的诗人不会受到很大的重视,因为他私情太多,甚至会因此而受到批评。

我相信很多人私下里那么爱读李商隐,是因为其实借着李商隐,我们的私情可以得到部分的满足与疏解。我们读到他的“相见时难别亦难”,这么通俗的句子, 就觉得他说出来了几千年来人类最难的事情。

见也难,不见也难,见面的时候就可能吵架, 觉得还是不要见好, 不见的时候又开始觉得好想见面,这么纠结的感受,李商隐七个字就讲完了。

李商隐面对自己的私情时非常诚实。这种题材很难写,因为在正统文化的框架中,通常人们不太敢表达,与一个人相见难,分别难,这样私人的情感怎么好意思写成诗?如果是告别后去卫国戍边,自然可以写成一篇文章。这样一想,就会珍惜李商隐,因为他在讲究“文以载道”的时代,竟然写出“相见时难别亦难”这种关注私情的句子, 平衡了 “文以载道”忽略的另外一个空间。

文以载道不见得不对,杜甫的《石壕吏》读了令人悲痛到极点,杜甫将他自身的生命体验扩大到对偶然遇到的人的关心, 与李商隐写的私情并无冲突。文学史上最大的误解是如果没有杜甫,就不可能有其他文学。如果没有李白, 会有杜甫;如果没有杜甫,会有李商隐。

文学世界最迷人的地方是每一个生命都有不同的自我完成的方式。正因为此,李商隐的私情诗才会有伟大的地位。过去文学史上将他的诗称为艳情诗,“艳情”这两公字在我们的文化当中有贬低的意义,一个人好好的,不去谈忠孝,而是去写艳情,其实有瞧不起的意味在里面。

免责声明: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分享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