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您所在的位置:武汉商务网>头条新闻>正文 发布日期:2021-12-01 18:10:43

脱发焦虑催生千亿“头顶生意”,短期或有价格战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117

导读

“参与者众多,但高质量供给屈指可数”成立11年,雍禾医疗距离成为“植发第一股”仅一步之遥,已于近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脱发焦虑”之下,植发市场不可小觑。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我国脱发......

“参与者众多,但高质量供给屈指可数”

成立11年,雍禾医疗距离成为“植发第一股”仅一步之遥,已于近日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脱发焦虑”之下,植发市场不可小觑。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我国脱发人群数量近年直线上升,截至2020年年底,已突破2.52亿人,即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60%的人在25岁出现脱发迹象,30岁前脱发人口比例达84%,脱发呈现明显的低龄化趋势,以20岁到40岁之间为主,较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20年。

快速增长的脱发人群,创造出巨大消费市场。

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的毛发医疗服务市场为184亿元,预计以复合年增长率22.3%的速度增长,到2030年将达1381亿元。其中,植发医疗市场在2020年的规模约为134亿元,预计将以18.9%的复合年增长率发展,到2030年将达到756亿元。

“目前植发市场参与者众多,但高质量供给屈指可数。”兴业证券商业分析师金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内医疗资源供给长期偏紧,公立医院大量开展植发手术的意愿较低。同时,随着市场教育的推进、消费者对于手术试错成本认知的提升,市场将逐渐向头部植发机构靠拢。”

赛道火热

颜值经济盛行,一头浓密秀发不止是青春和健康的标志。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脱发焦虑正困扰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目前,在应对脱发问题上,药物治疗和植发是最为常见也是最有效的两种方法。

大麦微针植发吴慧霞院长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脱发是一个渐进过程,药物可以有效控制脱发,延缓脱发进程,而植发是针对已脱落区域进行补充,在短期达到发型的美观,植发手术和用药治疗相辅相成。”

兴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脱发治疗药物市场规模达16.9亿元,增速约30%。目前,全球脱发主流用药为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其中,米诺地尔为外用搽剂,平均见效时间为6-9个月,有效率可达50%~85%。非那雄胺为口服药,平均见效时间3-6个月,用药1年后的有效率达65%~90%。

11月24日,开拓药业(09939.HK)宣布,其在研潜在“first-in-class”(首创)新药福瑞他恩(KX-826)治疗男性雄激素性脱发(AGA)的3期临床试验申请,已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许可。福瑞他恩是全球首款进入注册性3期临床试验,用于治疗雄激素性脱发的雄激素受体(AR)拮抗剂。

开拓药业方面介绍,90%以上的脱发属于雄激素性脱发,即雄激素过度分泌导致的脱发。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15-2019年间,中国雄激素性脱发获批药物市场规模复合年增长率为8.9%,预计2019-2024年将按照12.2%的速度持续增长。

“目前正积极推进中国三期试验进程,预计2023年末或2024年初取得新药申请(NDA)批准。”开拓药业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开拓药业亦在中国开展针对女性雄激素性脱发患者的II期临床试验,以及在美国开展针对男性的雄激素性脱发的II期临床试验。”

相比起来,植发市场的增速和前景更为可观。

兴业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我国植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为134亿元,植发手术约51.6万例,渗透率仅0.21%。另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植发医疗服务市场2030年有望达756亿元。

资本的入局更推动了行业快速发展。2017年,雍禾医疗获得中信产业基金3亿元的注资,这也是资本第一次进入国内植发领域。随后,碧莲盛获得华盖资本5亿元的战略融资。

民营连锁植发机构持续发力,医美植发部门和地方性植发机构的加入也在不断扩大植发行业的盘子。

据兴业证券统计,我国植发机构以民营为主,占据85%的市场份额,其中民营连锁植发机构占据23.9%,医美植发部门占据15.7%。而公立医院植发科占比则为14.8%。

获客成本高,行业乱像频生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以2020年末在营的医疗机构数量、注册医生人数及就诊人数计算,雍禾医疗为国内最大的民营连锁植发机构。

招股书显示,雍禾医疗创始人张玉年仅35岁,担任董事会主席。2001年,张玉毕业于安徽省宿州市泗县大庄初级中学,并在2005年进入植发领域,在2010年创建雍禾医疗。目前,张玉拥有公司42.66%的股权。

截至2021年6月30日,雍禾医疗已在全国52个城市经营53家医疗机构,组建1233人的专业医疗团队,包括246名注册医生及919名护士。2021年上半年,雍禾医疗治疗患者逾6万人。

不过,高昂的获客成本拖累了净利润。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雍禾医疗营业收入分别达到9.34亿元、12.2亿元、1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0.36亿元和1.63亿元,净利润率仅有5.7%、2.9%、10%。而近三年,雍禾医疗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高达4.64亿元、6.5亿元、7.8亿元,分别占据收入的49.6%、53.1%、47.6%。按照其三年总治疗人数17.6万人计算,平均每人获客成本超1万元。

新生植发董事长张通曾对媒体表示,植发行业综合获客成本高达人均5000元,占整体成本的40%左右。

“销售及营销开支只会越来越高。随着机构的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争夺顾客和市场占有率将更加激烈。”有不愿具名的某植发企业董事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为提升获客效率,高密度的广告投放和循序渐进式的消费诱导仍是植发机构通用的营销手段。这也导致了虚假宣传、植发机构不专业等问题频出。

金秋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11月2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下称“《指南》”)将在一定程度上弱化医美机构的广告投入。同时,植发效果因人而异,头部植发机构依托大量成熟案例建立口碑,形成较强的品牌效应。

“随着《指南》的出台,植发机构在宣传时将更趋严谨。”金秋称:“短期市场不排除出现价格战,但长期看中小机构获客更加困难,经营难度提升。”

上述某植发企业董事长更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目前没有有效的评估方法可以判断植发是否成功,更可怕的是,很多手工取毛囊的方法也会导致大量的毛囊坏死率。”

按照团体标准,毛囊单位获取一般由主刀医师操作,护士可独立进行毛囊分离,种植由医生或医生指导下的护士完成。目前,国内优秀的毛发移植医生仍相当稀缺。在此情况下,大量非专业人士涌入植发行业,各种植发技术培训机构违规非法掘金。

“市场最终回归医疗本质,国家将会严格管控不正规的乱象,市场也会不断洗牌净化。”吴慧霞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在市场即将迎来“植发第一股”的同时,植发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国家监管力度加大,非正规产能的出清也将提升头部植发机构的市场份额。考虑到消费者对于毛发健康要求的持续性,雍禾、大麦等植发机构均已进行横向扩展,布局毛发养固业务。”金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当前头部植发机构大力发展养固业务,增强消费粘性,驱动企业营收长期增长。”

兴业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0年毛发养固市场规模达50亿元,增速约25%。

 
(文/佚名)
 
免责声明
• 
本文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whjrxw.com/ttxw/104383.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contactus66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