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您所在的位置:武汉商务网>头条新闻>正文 发布日期:2022-05-14 12:47:18

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前后

来源: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497

导读

文/佟西中 赵雨萌 李志全事发现场近日,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事件引发舆论关注。5月12日晚,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5月8日13时45分,道里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道......

文/佟西中 赵雨萌 李志全

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前后

事发现场

近日,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事件引发舆论关注。

5月12日晚,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5月8日13时45分,道里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道里区天平路附近有人烧伤”。

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前后

警方通报

经警方调查和现场多名目击者证实,当日13时40分,曹某涛因洗车生意矛盾自带汽油和打火机找张某和理论,用汽油泼洒在身上及周边后,将上前劝解的卢某秋(张某和之妻)搂住,在卢某秋挣脱中将手中打火机点燃,致二人烧伤。曹某涛经抢救无效死亡。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死者妹妹曹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父亲曹国友的洗车泵被没收,哥哥曹彦涛当时去找张某和帮忙要回水泵。事发前一天,5月7日下午收摊时,有身着制服人员来到父亲的洗车摊位前带走了价值2600元的洗车泵。家人曾前往当地执法局寻找水泵未果。

按照曹爽所述,她父亲的洗车摊位与“大河子”的摊位相距约100米。“大河子”曾带着儿子告诉曹国友不能在这摆摊,并放话称,“一个电话就能把洗车泵拿走”。

5月12日晚,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哈尔滨市道里区行政执法局执法监督科,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执法情况,建议第二天再打电话。5月13日上午,本刊致电未获反馈。

在医院要求妹妹录视频

事发地是靠近哈尔滨机场路的开发区附近,一位目击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讲述,这里工厂多,白天有许多车辆在这穿梭。在这里洗车一次10元,比很多洗车店便宜。

当时这位目击者看到,有人拿着洗车的工具在救火,有人烧着了,人还能动。

另据济南时报报道,目击者吕先生在附近工地上工作。5月8日下午,他同工友一行人看到有人被火点着,便冲过去救火。

“洗车地方有三男一女,他们说这个人自己往身上倒汽油,自己点着,还有一个女的被烧伤了。”等120赶到现场,吕先生和工友一行人才离开现场。

家属拿到的“警情详情”显示,哈尔滨市公安局新发派出所出警时间是5月8日13时47分,案发地址是天平路中医药二厂门前。一位匿名报警人称,(有人)用汽油把自己点着了。

这份“警情详情”还显示,13点48分通知119,13点52分,119反馈:现场火已经扑灭了,不需要119出警了。14点51分,新发所来电称,当事人已被送往医院,伤势不轻,是否有生命危险,暂不详。

曹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的父亲当天下午4时许接到新发派出所民警电话,问其是否是曹彦涛的家属,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派出所催促其父亲赶快去哈尔滨市五院。

在五院,家属见到了当时意识清楚,还能说话的曹彦涛。曹爽说,哥哥求她录个像,想通过视频讲述他为何被烧成此状。

在视频中,曹彦涛称是“大河子”等人架着自己,“大河子”的儿子往自己身上泼了汽油并点燃,致使他大面积烧伤。这与警方的通报,有着明显差别。

对于这一细节,曹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等待警方赶到医院时哥哥虽然意识清晰,但已经无法说话。

医生也曾告诉家属,曹彦涛“能撑到最后一面,意志力很顽强”。但也表示,曹彦涛病危快不行了,家属要有思想准备。

曹爽说,最终,曹彦涛多处烧焦,眼睛烧没了,手烧焦呈弯曲状。在抢救三个多小时后死亡。

据济南时报报道,5月10日曹爽为曹彦涛办理了死亡证明。死亡证明显示,曹彦涛生于1987年6月13日,死于2022年5月8日18时29分49秒。

在曹彦涛死亡后,由其妹妹曹爽所写的一份名为“报案材料”的举报材料开始在网上流传。据曹爽称,有目击证人看到曹彦涛被焚烧时手腕上有绳子。

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前后

事发现场

曹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黑龙江省公安厅有关方面已经联系她办理第二次尸检手续。她说,此前当地进行了一次尸检,尸检结果一周左右能出来。

缘起洗车生意矛盾

据曹爽叙述,因疫情刚解封,5月7日,曹彦涛父亲曹国友想去洗车赚钱。然后,第一次出摊就到家不远处,天平路与南湖路交叉口处摆洗车摊。

曹国友摊位不远处就是另一位洗车摊主“大河子”(外号)的摊位,两者相距约100米。5月7日下午4时,“大河子”带着儿子告诉曹国友不能在这摆摊。

按照曹爽的说法,“大河子”曾威胁她的父亲说,“一个电话就能把洗车泵拿走”。于是,曹国友便到对面街道摆摊。但随后,“大河子”与其儿子仍旧不依不饶。

双方产生矛盾几个小时后,曹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5月7日下午6时40分许,疑似行政执法车来到摊位前,并未出示证件即带走了价值2600元的洗车泵。

之后,曹国友告诉了妻子洗车泵被带走一事。曹彦涛即开车带着他母亲找到曹国友,三人分别到民生尚都富园小区、薛家、丽江路等地寻找未果。

刑辩律师尚满庆也表示,“大河子”与曹彦涛的说法均可能存在,刑事定罪要有完整的证据链。比如汽油和火机都是谁带的,这些都要搞清楚。

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在政务公开工作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进一步明确政务舆情回应责任。涉及地方的政务舆情,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进行回应,涉事责任部门是第一责任主体。对特别重大的政务舆情,本级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要切实负起领导责任,指导、协调、督促相关部门做好舆情回应工作。

《通知》要求提高政务舆情回应实效。回应内容应围绕舆论关注的焦点、热点和关键问题,实事求是、言之有据、有的放矢。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信息互联网时代,舆情信息传播速度之快超乎想象,正确处理网络舆情及其引发的危机,是相关部门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面对突发的汹涌舆情,需要地方有关部门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用更有智慧、担当、真诚的方式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对案件开展全面、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公众的疑问在哪里,调查就应该到哪里,要用充分的事实、确实的证据、详尽的过程还原事实真相,将整个事件的原貌客观真实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以法律和事实来激浊扬清、消解民众的质疑,防止负面舆情进一步扩散,让社会舆论恢复平静。

截至发稿,中国新闻周刊联系相关部门,未获回应。

5月8日上午,曹爽再次开车带着父母,到道里区各行政执法局各执法点,询问洗车泵被查扣的事情,仍旧没有结果。同天中午,曹彦涛在得知未找到后,就劝其母亲,让母亲同意他去找“大河子”。

曹爽说,哥哥的理由是,“大河子”认识执法局的人,可以给他钱帮忙把洗车泵要回来。不想,当天中午便出现了警方通报的“道里区天平路附近有人烧伤”事故。

前述“警情详情”显示的匿名报警人附有联系方式,中国新闻周刊拨打电话后,对方先是称他是目击者,随后又在采访中承认他就是“大河子”。

“大河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现场有4、5个人坐着喝酒,曹彦涛戴着手套,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拿着“油棒个”(音)(大意是塑料桶)。他称,曹彦涛拿汽油往他身上喷,没喷上,结果喷在自己身上了。

“大河子”说,妻子担心自己跟曹彦涛产生冲突,便将自己拉至一边。曹彦涛还对妻子说“烧死你,烧死你,火呼啦就起来了”。对于起火原因,他称不清楚,“我救人并拨打了120”。

针对网传“大河子”认识当地执法局相关人士,“大河子”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否认。他也否认是自己让执法局去抢刷车水泵。

根据公开报道,哈尔滨执法部门曾多次清理整顿路边刷车摊。

据东北网4月初的一篇报道,近期执法部门接到市民举报,在哈尔滨市崂山路沿线出现了一些街边刷车摊,高峰期能达到六七家。4月4日9:30,执法人员沿崂山路观察,看到有四伙刷车摊贩热火朝天地忙活着。在摸清点位后,执法人员开展突击行动,查处街边刷车摊位。考虑到摊贩生活不易,执法部门采取柔性执法的办法,对商贩尽量予以劝离,不去扣商贩的水泵。经过一阶段的治理,近期群力地区的街边刷车现象已经大为减少。

专家:相关部门有必要回应

截至目前,诸多疑问待解,比如曹彦涛家的洗车泵是谁拿走的,现在何处,当地行政执法局人员是否牵涉其中,燃烧的油料是从哪里来的等。

一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是典型的社会公众关心的热点舆情事件,相关部门有必要还原整个事件。从行政法上看,相关部门也有责任义务回应社会舆情。

具体到案情上,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吴丹红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曹彦涛与“大河子”所说情况均有可能存在。他认为,要综合判断,不能仅听一面之词。从流传的视频看,当时着火时有多名目击者,分别问讯核对细节,不难得出结论。刑事定罪要排除合理怀疑,要有充分的证据。

 
(文/佚名)
 
免责声明
• 
本文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whjrxw.com/ttxw/104688.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contactus666@163.com。